“侠”

50 已有 50 次阅读   2021-09-04 15:57
   “师傅。”少年抬头,盯着那青翠的竹叶飘飘然落地,“恕弟子愚昧,弟子想知道,何为侠?”
   闻言,那一身素衣的老者顿了顿,他仰着头看着苍茫的青天,眸中似有光影明灭。老者轻轻捋着那已然白花的胡须,缓缓转身,摇头叹道 :“无欲方成刚……侠,就是清心寡欲。”
   少年低头,拈起那一片落在了地上的叶,空听竹声飒飒。他疑惑地问:“无欲方成刚……师傅是要我做圣人吗?”
   “你喜欢那片叶,所以你毫不掩饰。”老者说,“你杂念太多,欲望太甚,所以你做不了圣人,也不堪‘侠’这一字。我不是叫你做圣人,去明尽天下大义褒贤扬善,为侠啊,你连闲云野鹤也做不了 。”
   少年霍然起身 ,唇微微翕动,愣了片刻,又微微作揖道:“师傅,为何非要匿世避尘……这乱世已至,人们口中所说的‘侠’,不应该是匡扶正义、褒贤遏恶的热血男儿吗?狼烟已逶迤了千里,若不仗剑行道,这烽火不剩几时,便会烧尽天下人。师傅啊,你要我清心寡欲,我又安能置身事外啊!”
   老者侧耳听着呼啸的山风,抬眼看着辽远的苍穹,静静地瞧着慷慨陈词的少年,却终归是缓缓地摇了摇头。他说:“匡扶正义、褒贤遏恶……师傅年轻时,也是这般想的。可是师傅没用,师傅欲望太甚,害死了妻子……害死了儿子。”老者的手已然干枯,他颤颤巍巍地抚上了腰间的长剑,一下一下地摩挲着,又说:“但你仍坚持这世道所皆认为的……师傅留不住你,你……走罢。”
   少年重重的跪下身来,诚心诚意地给老者磕了三个响头,起身时,他坚定地说:“我会成为这世上,人口相传的英侠。”
   少年抱剑而去,没有回头留恋一眼。
   多年后,他立在城楼。他看着烈火恣意地烧着 ,好像要把天地间万物都吞噬,他绝望地闭了闭眼,面前的火红彻底疯狂,他的心却如烬如灰。他已不再年轻,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痕迹,刀剑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伤疤,在这场命运的角逐中,他现已毫无筹码。
   他捂着血流不止的胸口,半跪在地,长久不起。他重重地喘着气,向远处眺去,在火的一片阴翳中,他看到了一片鲜红的血。他的挚爱,他的妻子,冷冷地横在一边,再也听不见他的呼喊。
   他的心忽然好痛——就像有一把刀剜在心上,寸寸销骨,寸寸心痛。他胡乱地向周围看去,想找到他的刀,可是到处都是横尸,到处都是烈火,他寻不到,他不堪一战。那一片的火光烛天,“滋啦滋啦”的,映得他脸上忽明忽暗,交杂着光与影,把一切烧得扭曲,烧成了随风逝去的灰烬。他想说什么 却终究喊不出来,在一片毒燎虐焰中,他就像一头困兽,被困囿于火海,烧死了他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——他不再是那个少年,他长大了,他为了担得起这一个“侠”字,在兵临城下之时,死了自己的妻子。
   “出不入兮往不反,平原忽兮路超远。带长剑兮挟秦弓,首身离兮心不惩……心不惩……”他轻轻地唱着战歌,就像喃喃自语,耳边好像响起了胡笳阵阵,却比胡笳声还要凄切。火兀自烧着,那阵阵的胡笳与战鼓声,却被吹散在了风里。他透过火光,深深地喘着气,他看到:他的同袍在被敌人虐杀,他脚下的疆土在被敌人的马蹄践踏,他年幼的儿子,在被敌人用刺刀挑起,再一剑穿心。
   他不忍再看,卒然闭上了眼。风引烈火的声音,依旧“滋啦滋啦”地响在他的耳畔,却犹如惊雷,惊醒了这个尚在梦中的“少年”——他想起了那天,竹林里的风声飒飒,年少轻狂的他满口侠义,尨眉皓发的师傅,却只是摇了摇头叹息说:“无欲方成刚,侠,就是清心寡欲!”
   他忽然解开了战甲,猛然一抛,好像在为那个柔情似水的女子谢罪,在为他一心所佑的天下黎民谢罪——那一刻,他了却了情爱,了却了热血,他就像心死了一样,由着那烈火往他身上咬,他不再渴求生的希望。他定定地瞧着那恣睢的烈火,倏忽间,却又遽然咧开嘴笑了,他摇了摇头,叹息说:“无欲方成刚,侠,就是清心寡欲!”
分享 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