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系故宫(重发并完结)

91 已有 91 次阅读   2021-07-21 23:01   标签故宫  完结  重发 
(一)
       此时的我,正在干一件破坏国家一级文化物质遗产的缺德事。
       黄昏后的故宫,游人渐渐散去。故宫里一片寂静。你问我为什么不离开故宫,对不起,我与我的同伴走散了。
       我满头大汗地在人群中逆行,不停呼喊着同伴XXX的名字。忽然,我看见了一座宫殿,里面有一张龙床,旁边有一道屏障。据说那就是以前皇帝的居所。它平日里不让游客进入。我一边猜想着同伴是不是贪恋这里的文化气息而躲在了这里,一边悄悄地趁管理人员忙着维持人群秩序注意不到我时,轻轻地挤进了屏障。
       里面倒是挺宽敞的,单从那张龙床就可以看出以前的富丽堂皇。我扫视了四周,连宫殿的边边角角都摸过了,就是没有同伴的影子。我不高兴地转身找出口,结果,我发现我在这偌大的宫殿里就是一扇门也找不到——我成了一枚标准的“路痴”。
       看看夜光表,已经快八点了,我的肚子也准时地咕噜咕噜敲起鼓来。我看着木桌,幻想着桌子上有妈妈摆来的热气腾腾的饭菜:什么可乐鸡翅,红烧肉,自制奶茶,全都在我脑中浮现。我沉浸在幻想中,突然听见了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。
        我吓坏了。平时不信神不信鬼的我此时秒变虔诚的基督教徒,蹲下身用手抱住头,口中默念:“不是妖不是魔不是鬼不是怪,哦,仁慈的上帝啊,请听到小民的请愿吧,阿门!”我还用手在胸前画着十字。
         一只小爪子温柔地搭上我肩。
         我没有像恐怖片里的路人那样尖声大叫,而是把声能全部转化为动能,结结实实地抽搐了一下。是的,你没看错,抽搐!
         我慢慢地转过头来,是两只黑黑的熊猫眼。镜头拉远,是一只大约高40厘米的幼年大熊猫,镜头再拉远,是一个抱着熊猫的红衣少女。
         (二)
          咦咦咦难道这就是个贩卖国宝的罪人吗?我正疑惑,少女莞尔一笑,向我伸出一只手:“你好,我是中国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别人对你这么有礼貌,你不能不理她呀。我也微笑着和她握手:“是吗?钟果,多好一名字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少女还是温柔地笑:“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什么?这是我的祖国君?我没听错吧?!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每一个国家,不仅仅是一个抽象的象征意义,它们的背后都有一个类似人类形体的拟人形态。而且每一个拟人形态都与这个国家的文化背景和风俗有关。我就是中国的拟人形态啦~所以我住在故宫。”少女认真地和我解释,“而且普通人类是见不到我们的,只有国家指定的人类才能见到我们,不过国家之间也是可以见面的哟~因为你是今年第22402200个进到故宫里来的人,所以我指定了你,和我一起参加一年一度的‘国家集会’。”少女看了我一眼,笑容里带些许落寞,“22402200啊……没什么,我的个人喜好而已。要不……现在走吧?”
          经历了一个类似《哈利·波特》里巫师幻影移形的东西后,我看少女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崇拜。能从中国北京跳到夏威夷魔法阵的人,就算她不是什么中国的拟人形态,说啥也是个魔法师啊。
          (三)
         少女带我走进了一个看似很豪华实际更豪华的酒店,七拐八拐拐到一个会议室,里面人声鼎沸。少女领着我刚进门,非常好认的俄罗斯就迎了上来。东欧人特有的高挺鼻子衬着灿烂的笑容显得分外英俊。中国只是含糊地应了一声,便拉着我匆匆走过。
         会议室中间的桌子上正站着一位左手持麦当劳最新出的汉堡、右手抓加大版可乐,而且嘴边还沾着三粒芝麻,就像传说中暴饮暴食之神的老外,你说站在桌子上已经很不雅了,他还手舞足蹈嘴里发出不明就里的嘟囔声。祖国君一脸无奈地看向他,向我说明道:“啊……那是美国……好像没人理他,那我们也不要理他吧……”
         然后我见到了一直拿着红酒和玫瑰到处晃的法国,时刻和美国保持10米以上距离的伊拉克,浑身上下闪着金光好像怕人不知道他很有钱的迪拜,还有10分钟以内至少帮意大利系了三次鞋带的德国。虽说是国家宴会,但还是有很多国家没有来,像最近破产而不敢来聚会,怕因此被债主盯上的冰岛;家里太穷没钱支付路费的非洲国家。我好奇地盯着那些与普通人类没有什么两样的国家,听着中国在旁边解说,把什么进入国家一级物质文化遗产禁区抛到了脑后,只后悔地想怎么没有带相机来拍这些珍贵的国家。
           法国带着醉意问坐在我旁边的中国:“真是稀奇啊,好像也从来没有谁的家人和我们吃过饭呢~中国,你经常带家人就算了,这次也太破例了吧~”中国和我都有些窘迫,少女轻咳一声,很不自在地转移话题。她望了望天:“今天天气真好啊……”
            ……
            一片沉默。
            “不会啊,今天阴天可讨厌了,就像伦敦一样。”美国突然接话。
            “混蛋!你对我家天气有什么意见吗?!”英国立马恶狠狠地回道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“呵呵,天气的话还是巴黎好啊!”法国也转移了对中国的注意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……怎么……这些家伙还真的吃这一套吗?
          
(四)
         随着美国一声无比阳光的“晚宴开始!”拉开了宴会最重要的一幕——饭局。
        美国依旧在专心啃汉堡,嘴角的芝麻过了一小时还忠贞不渝地粘在那里;英国虽然穿着军装但仍然绅士地品着冰酒;俄罗斯带着捉摸不透的笑容大口灌着伏特加。我馋得口水都流了下来,筷子伸向了热气腾腾的烤乳猪。还未来得及品尝美味,我就被耳边一声带有巨大压迫力的俄语问候惊吓地差点呛到。
        俄罗斯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我,眼神透出莫名的敌意。5分钟后,我迅速打消了他对我的疑虑,欢乐地聊起了台湾还不肯回家,南极洲的臭氧空洞又变大了呢……
       半小时后,看上去明明酒量很好的俄罗斯喝了5大瓶伏特加后就趴在了桌子上, 他的脸上泛起一阵潮红,拉着我向我倒起了苦水:“中国为啥老是不理我啊,姑娘,你是她家的人,告诉我中国喜欢什么……”我强装镇定,忍住想远离他的冲动,夹了一个榴莲酥。俄罗斯又含含糊糊地要我给他讲中国历史,我便从夏商周讲了起来。
         “那时候纣王可残酷了,把人绑在烧红的铜柱子上,那些饥民每天都守在王宫周围等烤肉呢……喂,俄罗斯先生,你在听吗?喂,喂?!我才讲到商朝啊!”俄罗斯趴在桌子上已经睡着了。回答我的只有一阵呼噜声。
         我气愤极了,一拂衣袖,不带走一丝云彩。奔向正在联合国那一桌敬酒的祖国君寻找温暖。
         中国似乎有点醉了,脑后披着的黑发有点凌乱。我瞅了一眼正在昏睡的俄罗斯,中国若有所思地望着有点撒酒疯趋势的青年:“俄罗斯说我不理他啊……明明是他先不理我的……”声音渐渐低下去,她瞥我一眼,有些艰难地开口:“你,你知道俄罗斯的前身吧,苏联。苏维埃,我们曾经共有的光荣称号,我们,我们曾经是恋人……”
        什么?恋人?我讶然。中国有点奇怪我为什么会在意这个,自顾自地喃喃道:“是啊……恋人……刚开始的一切都那么美好……我们两家的代表团到对方家访问。他和我一起上了朝鲜战场,他说我们在战争年代繁衍的爱情万古长青,可是后来……”少女轻轻地叹息一声。
         我当然知道,东欧剧变,苏联解体。
         “他说,我是他唯一信任的小布尔什维克。”
         中国继续说:“然后,那天……我们在办公室见面,俄罗斯还是灿烂微笑着向我伸出手:‘你好,初次见面,我是俄罗斯。’……”
         所以,下意识回避已经忘却一切的故人么……
         中国已经睡着了,她的嘴里吐出一句句不甚清晰的语句:“оъмдрпеё……йтёдрюдон……”
          那是他们之间永恒的羁绊。
(五)
         忽然惊醒,仍是那阴暗的龙床,抬起夜光手表,也仍是八点。但这座古宫殿里已是了无人迹。悄悄退出屏障,走出古老威严的太和殿,我忽然记起,22402200,正是苏联的国土面积,那个曾令人无比骄傲的庞大数字。
         蓦然回首,已是华灯初上。
(完)
(作者注:抱歉抱歉,上学期是五年级下册,忙着调考,没时间续写,抱歉抱歉,现在把完结版发出来)
         

分享 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