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年,汴京城里下了一场大雪。

125 已有 127 次阅读   2022-03-05 15:35
那一年,汴京城里下了一场大雪。

   朝堂上,是边关上城池纷纷失手的声音。蔡京不以为意,认为补了些银,贡了些布帛,便万事大吉。

   谁知,金人提着大刀,踏着马蹄,将利刃架上了大宋百姓的脖子。他们一举攻进了汴京。

   金人势如破竹,大宋就如一条委曲求全匍匐在地的兽,明明如蛟龙庞大,却不敢出一言。

   汴京城岌岌可危,求和的声音却还从未停止过。

    待到金人兵临城下之际,大宋的朝廷想起了种师道,想起了这个年已七十廉颇老矣的老臣,想起了他经年前霹雳弦惊的模样。大宋的朝廷派他固守城池,这个老臣为这个腐朽的王朝最后一次洒了热血,不久,朝堂上传来的是已守住汴京的飞报。

   大宋赢了。

   然而,金人还不死心,他们想要第二次攻打汴京,心高气傲的他们不相信,自己会败给一个垂垂老矣的将领,也不相信会败给一个垂垂老矣的王朝。金人卷土重来。

   这一次,朝堂上做了一个最错误的决定。他们撤下了种师道,让一个自称道士的人入了朝。

   汴京的粮草可谓充足,汴京的民心可堪一用,汴京此时不缺战场杀敌的忠诚臣子。

   可偏偏汴京陷落了。

   汴京的城门大开,两千名道士奔涌而来。徽宗相信,能救他们的,只有上天。

   那一日,汴京城里处处都是哀鸣,金人打进了皇宫,钦宗与徽宗朝他们委曲求全。种师道死了。

   这个腐朽的王朝,没有人可以医好他的沉疴宿疾,他明明富甲一方,却终对人俯首称臣。

   民间的民女、歌伎已满足不了金人的心,皇帝的女眷尽数被金人掠去,王侯将相的妻女,也被金人明晃晃标了价格,就像命如草芥的奴仆一样供人买卖。

   天下忠良痛心疾首,彼时能够救大宋的贤士,却或是如王安石、司马光般一命呜呼,或是如苏东坡、黄庭坚般流落天涯。

   即使他们重拾了笔,以笔为戈斗天斗地,却还是斗不破这“九贼”手下的烂天烂地。他们纵有卫霍之心,君主却无大汉之意,他们终是眼看着一片狰狞,却钟鸣漏尽。

   后来,苟活与世间的徽钦二帝,被人从了“牵羊之礼”,他们匍匐在地,彻底宣告了大宋的俯首听命。

   靖康之耻不该成为靖康之耻,它本该只是一次土木堡。可它却寒了忠良的心、寒了百姓的心、寒了天下有识之士的心。

   兵燹所至,哀鸿遍野。大宋南下,南宋建立。本该是应倾举国之力一雪前耻之时, 赵构却听信秦桧谗言,再次寒了天下人的心,从此十年抗金付诸东流。他们杀了岳飞。

   大宋从不缺忠志之士。崖山之后,再无大宋,这一次,大宋的臣子再次为这个腐朽的王朝慷慨赴死——陆秀夫背着年幼的君主赵昺,负着传国玉玺,死在了一片无边无际的苍茫里。

   在那个大暗未暗的黎明,千百人死在了那场战火里。

   再后来,大宋不再。权潮更迭,大宋终究被历史的洪流遗弃。大宋的疆土上建立起的一个名叫“元”的国家,可谓物是人非事事休。

   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语泪先流。
分享 举报